中国计量测试学会流量专业委员会委员
2018-08-18 02:5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事实上,深圳市一拨一拨的企业进入高新技术产业,是和政府分不开的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深圳市政府就制定政策,鼓励用高新技术引领深圳经济发展。

深圳开放的市场观念也是孕育高新企业的土壤。众所周知,深圳原本只是个偏僻的边陲小镇;改革开放后大量的人到深圳也不是来搞技术的,做外贸加工出口居多;即便现在深圳还是没有很多顶尖高校或国家级顶尖研究所,在北上广深这4座城市中,深圳的院士数量估计是最少的,却诞生了为数众多的高新技术企业,而且这些企业基本上都发展得很好。究其缘由,我想是因为深圳的高新技术企业清楚市场需要什么样的科技,这和欧美发达国家关注科技应用层面的理念是一致的。

我偶尔会想到上世纪90年代刚开始创业时,骑着香港买来的摩托车飞驰在滨河路,身上带着最新潮的bb机,摩托车后的工具箱里是国际最先进的便携式流量计。那时候远远想不到我载着的流量计后来会有一天能随火箭上太空、会走向全世界,当时一切都和深圳这座城市一样是新奇、自由、充满希望的。

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,我刚来深圳一两年时,经常攒够港币了去蛇口买港货。有次我在蛇口三洋电机厂附近看到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,这句话如今大家耳熟能详不新奇,当时着实把我吓了一跳。因为在老观念里,金钱是万恶之源,“时间就是金钱”好像说一切都向钱看的感觉。上世纪80年代的深圳人就敢把以前不敢想的东西说出来,思想开放程度可想而知。

肖聪,1956年出生于广州,深圳市建恒测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深圳市第四、第五届政协委员,中国计量测试学会流量专业委员会委员,全国流量容量计量技术委员会委员,超声波流量计规程起草人之一。他于1993年创建“建恒中国”(深圳市建恒测控股份有限公司),一直专注于超声波流量计的研发和制造。迄今已取得46项(2项pct)专利技术。在他的带领下,建恒超声波流量计成功运用到中国航空航天等尖端领域,并创新发展自主核心技术“量子时间测量”,使中国超声波流量计超越国际水平,产品遍及美国、欧洲、日本等全球66个国家及地区。

“神六”、“神七”成功发射之后,它们的总设计师顾问、中国工程院院士戚发韧曾到深圳来感谢深圳企业的支持,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和市民关注“建恒”的动态,比如2006年建恒通过市政府层层指标考核,成功入驻国家级产业园区——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,并享受所得税收、政府项目资金支持等优惠政策。

我们看重市场需求、重视价值,绝不仅仅是盯着经济价值看。比如为“神六”、“神七”进行了两年多的研发,经历无数次失败,整个项目操作下来,不过200万人民币的效益,相比之下,卖出200多万元现成的流量计要容易多了。但是我们还是要去做呀,因为一家企业能够为社会、为人类做点事,已经是能获得的至高奖赏。而且不经过这些,怎么会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产生?现在我们的流量计已经卖到了全世界,美国的海军空军、新加坡的空军都在采用。

深圳的企业几乎都是快速发展,这也得益于市场对价值的尊重。我们从事仪器仪表,经常面对的客户是国有企业和政府项目,但我们告诫自己要回到市场的价值上,把仪器仪表技术提升,把产品质量做得更坚固更好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simplefieldcraft.com金尊棋牌官网,手机棋牌游戏代理免费,手机棋牌游戏代理加盟版权所有